最长公交线乘客越来越少了 只有一人司机照样贴心服务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
  314路:南坪到石龙,全程86公里,单程3.5小时

  最长公交线乘客越来越少了 只有一人司机照样贴心服务

  杨勇帮助乘客放置物品。

  杨勇为乘客指路。

  杨勇在打扫车内清洁卫生。

  314路公交车驾驶员杨勇。 上游新闻记者 李斌 摄

  枢纽站是城市居民大量集散地,汇聚着流动的人与车,各色乘客在这里与交通工作者短暂相遇,再各自踏上远行或归途。

  昨天早上7点,整个城市还带着太阳初升后的“惺忪”,而位于南岸区的南坪枢纽站已经先“苏醒”过来。在这里,能听见汽车不时启动运行的声音;能看到各路公交车整齐停放在路边,等候着乘客;人们按照着习惯有序默契地站列在路间,等候着班车来到。城市的梦推动着车,车载着人们的梦。

  最长公交线,乘客越来越少

  杨勇今年51岁,是公交314路的驾驶员,在这条线上已经工作了11年。314路公交行驶在南坪枢纽站到石龙沿线,全程86公里,单程行驶时间大概3.5小时,是我市目前最长的公交线路。这条线路只有三趟车,早上6点,从南坪枢纽站驶往石龙;6点20分,另一辆车从石龙驶向南坪枢纽站。在这之后,8点还有一班车从南坪枢纽站出发驶向石龙。下午时分,每辆车再驶回起点。

  昨天上午7点多,杨勇早早地来到枢纽站,给自己的“老伙计”加气。随后,他拿着工具弯身对车况进行检查,车内没有空调,杨勇打开车窗通风。虽然他面容和善,但在对待车辆安全时又满满地都是严谨。在这过程中,有乘客陆续前来上车就坐。

  8点一到,做好各项检查的杨勇走向驾驶座,准备发车。“上车的乘客请投币,全程8元,不能刷卡。”他提醒着车上的乘客,大家纷纷起身拿出零钱投币。同时,杨勇耐心地回答乘客询问的票价问题。

  发车时,车上有7名乘客。“今天发车时的乘客已经算多的了,前两天我发车时,车上只有一个人。”杨勇说,这条线路一般从界石开始,乘客逐渐多起来。这些乘客中,有的是去南彭办事,有的是回老家看望父母,有的是去上班。

  “乘客越来越少了。”杨勇是土生土长的石龙镇人,在他的记忆里,十多年前,这趟车能接到的乘客比现在多。年轻人出外打工,人们的生活越过越好,不少乡亲都到鱼洞、李家沱等地买了新房,待在石龙等乡镇的人越来越少,而且多数是老人。“以前我们那儿的院坝里办席能坐好几十桌人,可最近的几次,只有两三桌人。”

  11年驾驶生涯,有件事让他自豪

  在界石站,乘客陆续多起来,有的乘客在投币时看到杨勇,都点头打起招呼。实际上,他们已经是老熟人。11年的驾驶路,作为“老石龙人”,也见证了不少乡亲的变化。杨勇见到过小孩子长大参加工作,也有人逐渐年迈直至两鬓斑白;还有老人因病离世……

  “车辆班次少,有乘客记下我的号码,时常会问我发车时间。”杨勇说,对于石龙的一些居民来说,公交车是他们出行的唯一途径,偶尔进城转转,或者去看看子女。年轻人会使用手机APP查询车次时间,可这些老人就不一定会了,他们只能用最“传统”的方式保持联系——打电话问杨勇的车开走了没。

  在杨勇的记忆里,也有让他感到很自豪的事。那是在2015年3月底,杨勇驾驶公交车到了接龙站,当时车上只有几名乘客。有乘客反映座位上有个布袋,像是乘客弄丢的。当时的收费员舒英打开布袋,发现里面用肥皂包装袋装着一沓钞票,大约有几千元。

  就当舒英准备数清到底有多少钱时,被杨勇制止了。“一旦钱的数额被其他人知道,很可能遭人冒领。”很快,杨勇和同事将布袋交到单位领导的手里。捡到钱的事情在乡亲之间传开了,几经辗转,失主的父亲郑泽福来到南坪枢纽站,寻回了这笔钱。原来,郑泽福的儿子家住小观车站附近的官塘村,患有神经官能症,靠低保收入维持生活。丢失的钱是失主多年来的积蓄,除了低保,还有他在新疆捡棉花赚的一点钱。

  为了感谢尽责的杨勇和舒英,郑泽福写了一封感谢信来表达谢意。“感谢信很简短,真的很有成就感。”在杨勇的脸上还能看到满满的成就感。

  去外地念书前,她想留下记忆

  如今已是8月,尽管室外温度不太高,但没空调的车厢里仍旧充满着暑意。314路公交车穿梭在城市道路上,从高楼林立的城市逐渐行驶至厂区,直至景区、林荫道……车上的乘客相继开启“睡眠”模式,或仰或偏,接电话的乘客也放低了音量。

  在岔路口站上车了一位女生,她与风尘仆仆的乘客有些不同。她戴着耳机、拿着手机看着窗外,不时用手机拍下一些窗外快速变换的风景。车辆相继路过重庆工商大学、重庆交通大学,上班族匆忙前行,早餐摊上奶白色的水蒸气也直直往外蹿。

  “我即将离开重庆去外地读大学,还准备考研出国,以后待在重庆的时间会越来越少。”女生刚参加完高考,被北京一所大学录取。但在自己家乡,她还有地方没有去过,她在网上查询了公交线路之后,想通过这辆车带她认识家乡、记录家乡。

  “这条路有点儿漂亮。”车辆逐渐开往乡镇,宽敞笔直的马路渐渐窄了窄身子,随着高低起伏,左右弯拐的山城道路变换着。投射在车厢地面,经过树荫剪裁的阳光残影,为这辆驶向前方的314路公交车打造着独一无二流转的斑驳梦。

  杨勇驾驶着车辆来到界石站,乘客多了起来,有的还背着背篓,提着大袋。每到这时,杨勇总会立马起身,热心协助他们将东西放在驾驶室指定的区域内。刚上车的乘客和同行的人拉扯着家常,车厢里逐渐热闹起来。待大家放置好东西,杨勇回到驾驶座上,待大家都坐稳,拉好扶手了,他便驾车驶向下一站。

  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 钱也 实习生 刘珂辰